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1919-1929,哲学的黄金十年:卡西尔、海德格尔、本雅明
1919-1929,哲学的黄金十年:卡西尔、海德格尔、本雅明
发布时间:2019-12-01 09:23:49  热度:3069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7期《三联生活周刊》上。这篇文章的最初标题是“需要勇气的哲学”。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

首席作者/薛伟

德国学者沃夫拉姆·艾伦伯格

哲学家的衰落和沮丧

沃夫兰·艾伦伯格说:“1929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很可能是因为今年,不仅哲学界发生了一件非常戏剧性的事件,而且四位哲学家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那年3月,39岁的海德格尔和54岁的卡西尔在达沃斯举行了一场辩论。汉堡大学哲学教授卡西尔(Cassirer)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是新康德主义最重要的代表。海德格尔是个新手。他两年前刚刚出版了《存在与时间》(Being and Time),尽管这本书在几个月内已经成为人们公认的思想史上的一个新里程碑。卡西尔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海德格尔的父亲只是一名教堂管理人员。"卡西尔是一家高级酒店,而海德格尔只是一间小屋。"然而,经过辩论,大学生和年轻学者选择了海德格尔的一方,卡西尔并没有获得优势。

6月18日,40岁的维特根斯坦在剑桥大学参加博士论文答辩。他的博士论文是《逻辑哲学》,他于1918年在意大利的一个监狱集中营写的。在回复的结尾,维特根斯坦对主持回复的摩尔和拉塞尔说:“别担心,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在说什么。”维特根斯坦用两种看似相互排斥的语言来阐明他在《逻辑哲学》中的思想。一种是数学逻辑语言及其完全抽象的符号,另一种是思维意象,隐含而似是而非的格言。这种语言意象丰富,充满诗意。

今年,37岁的本杰明还没有进入公众视线。尽管十年前他凭借“德国浪漫主义艺术批评观”获得了博士学位,但他并没有获得大学教师职位,而是通过为报纸撰写专栏来养家糊口。本杰明文章的主题非常分散,但他找到了了解现实世界的方法。他想建立一个清晰而动态的认知环境。

魔术师时代

回顾这四位哲学家的思维过程,我们可以发现哲学不仅是纯粹的理性思维,哲学家的情感也会影响他们的思维,他们的思维也需要情感的输入。艾伦·伯杰(Alan Berger)说:“在本书提到的四位哲学家中,卡西尔是唯一一位没有任何重大性问题的人,也是唯一一位从未遭受精神崩溃的人。从他的生活经历来看,没有任何持续的创作危机或严重的抑郁。”最明显的抑郁是维特根斯坦(Wittgenstein),他在他的战争日记中说,只有当他接近死亡的边缘时,也就是当他完全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时,他的真实自我才能被揭示出来。

在达沃斯,海德格尔一有空就拿起滑雪板,和年轻的大学生们一起在瑞士格劳伯的阿尔卑斯山上,沿着高高的雪道在乡间快速滑行。“根据海德格尔的理解,哲学思考的目标决不能是安抚这个存在或持续安抚灵魂。相反,它显示了将自己置身于极端风暴中的持久意愿。表现出这种探索的勇气。”海德格尔认为,许多人无法真正生活,绝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堕落了。这不是因为缺乏理性能力,而是因为对舒适生活的偏好。“大多数人宁愿一辈子逃避自己,而不是认真地寻找自己。这条路的终点只能是人们永远不能真正成为他们自己或他们可能成为的人。人们过着持续思念自己的生活。他们关注的东西并不重要,也不能承载生命的意义:在物质生活领域,他们关注的是大众消费品。在社会生活领域,它关注的是职业发展。在人际交往领域,它注重友谊而不是真正的对话,注重循序渐进的婚姻而不是爱情。在语言领域,它反映在不断和轻率地使用准备好的句子和空洞的修辞上。”

决定性的飞跃

在解释了哲学黄金十年的结束之后,艾伦伯格于1919年再次开始写作,当时维特根斯坦将他所有的财产——今天价值数亿欧元——转让给他的姐姐和哥哥。今年,维特根斯坦处于一场风暴中,海德格尔了解了全部真相,卡西尔在寻找他的形式,本杰明在翻译上帝。从1922年到1923年,海德格尔准备战斗,卡西尔失去了自制力,本杰明和歌德跳舞,维特根斯坦在寻找一个人。从1925年到1927年,本杰明哀悼,海德格尔产生,卡西尔成为明星,维特根斯坦成为孩子。从1926年到1928年,维特根斯坦建成,本杰明突破,卡西尔被吸引,海德格尔回家。1929年,海德格尔和卡西尔站在顶峰,本杰明向深渊望去,维特根斯坦发现了一条新路。

在这四种观点中,海德格尔和卡西尔的观点几乎截然相反。“卡西尔希望人们,作为创造性的文化物种,在符号交换的过程中摒弃恐惧,恢复自由。海德格尔想要的是抛弃人们本性中的可疑文化。你是毫无根据的弃儿。每个人都应该沉浸在真正恢复你自由的最初存在的源头中,那就是虚无和恐惧”。

海德格尔、本雅明和维特根斯坦的理论密切相关。他们都在思考最基本的生存和信仰问题。海德格尔的哲学是反传统的,强调实践。自1919年以来,他意识到哲学的根本错误是把纯粹的理论思维视为最原始、最真实的哲学方式。笛卡尔质疑外部世界的真实性。“对海德格尔来说,我们周围的世界一直是一个有意义的起源整体。如果把推导出的理论通道视为原点,它就离具有现实意义的世界强国相去甚远。人们只能通过理论来感知世界、他人和自己,就像他们通过乳白色的玻璃来感知一样。暗示将会消失,世界、他人和自我将会消失。海德格尔要求实现这个存在的真实存在,它是完全原创的,而不是伪装的。”

维特根斯坦认为选择和决策是不同的,这种差异在本雅明、海德格尔和卡西尔的著作中也非常重要:选择在可预见的结果中寻求其合理性,但决策不是。“选择总是有条件的,决定是无条件的,因此它实际上是自由的。选择保持着神话般的纠缠状态,而决定通过解放的方式突破了理性逻辑,也就是说,理性逻辑可能主宰着因果、命运和必然之间的存在。”维特根斯坦认为,人们应该决定跳入信仰、真正的伦理存在和自由。作为一种跳跃,它的特点是完全了解跳跃的外部条件:基本上,它是无助的,掉进无底洞。只有真正无底洞的飞跃才能带来真正的信仰支持,这样一个人才能获得回报、公平、灵魂治愈,而不像期望那样。“决定跳进一个真正的道德存在不需要找到其他保证或理由,只需要认识到生活本身。”

欲了解更多精彩的报道,请参阅本期的新一期。点击链接按钮购买“制作偶像”

产品详情

福彩快三 500彩票 快三网上投注

 

Copyright©2003-2019 djhugo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廖各新闻网 版权所有